青少年研学旅行专业服务商

25年,一次《夏令营中的较量》

发表时间:2018-08-07 11:54作者:小蛙来源:青娃研学官网网址:http://www.chinatfs.com

1993年,在改革开放不断取得新突破的大时代背景下,时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《少年儿童研究》杂志副主编的孙云晓发表了文章《夏令营中的较量》,引发了全国性的教育大讨论,对推动教育改革、优化孩子成长环境起了积极作用。今天,这篇文章对于深化教育改革同样具有现实意义。


1.jpeg



改革开放的中国,需要了解中外教育的差异。这是这篇文章写作的最初动机。同一题材,3篇文章,则是为了思考一个问题:我们要把孩子培养成什么样的人?应该怎样培养孩子?回答这个问题,需要所有的教育工作者深入思考当时教育体制的利弊,推动教育改革,进而促使教育政策更加切实可行,培养出时代需要的人才。


1992年8月,77名日本孩子来到了内蒙古,与30名中国孩子一起参加了为期三天的草原探险夏令营。虽然中国的孩子也非常努力,但由于教育的差异导致两国孩子的行为差异显著:中国孩子病了回大本营睡大觉,日本孩子病了硬挺着走到底;日本的爷爷乘车走了,只把鼓励留给发高烧的孙子,中国妈妈来了,在艰难路段把儿子拉上车;日本孩子坚强的背后是日本社会各界的支持,中国孩子娇弱的背后是父母的溺爱。短短的一次夏令营暴露出的问题,不得不令人反思我们的培养目标与培养方式的问题:第一,要把孩子培养成什么样的人?每个民族都在培养后代,日本人特别重视生存状态和环境意识,培养孩子的能力和公德,我们的爱心表现为让孩子免受苦,殊不知过多的呵护只能使他们失去生存能力。第二,怎样培养孩子?是说教式的,还是磨炼式的?中国的家长敢不敢为此承担一些风险和责任?许多人对探险夏令营赞不绝口,可一让他们举办或送自己的孩子来,却都缩了回去,这说明了什么呢?全球在竞争,教育是关键。假如中国的孩子在世界上不具备竞争力,中国能不落伍?


然而,1994年3月,北京某报以第一版整版篇幅刊登了该报记者的文章—《杜撰的“较量”:所谓日本孩子打败中国孩子的神话》(以下简称《杜撰》),称《较量》是一篇严重失实的报道。”直到今天,还有一些人可能受此影响或者存在某些偏见,说《较量》是“瞎编的”,骂我是“骗子”“汉奸”。其实,早在1994年3月16日,我就在《中国教育报》发表7000字长文,逐一驳斥《杜撰》,题为《并非杜撰,也并非神话——《夏令营中的较量》作者证言》。

时至今日,还有人以《较量》中写的负重千克与行进里程的数字有误为由,全面否定《较量》的真实性,指责我不认错。实际上,1994年1月18日经筹办夏令营的人士指出后,我已在2月28日《中国教育报》作了更正说明,题为《<夏令营中的较量>余墨》。我写道:“据有关人士考证,第二届夏令营时,每人负重不超过11千克,并非我写的20千克;孩子分两队前进,一队走21千米,另一队走19千米,并非我写的50千米。在这里我感谢他们的指正,特此说明,以免误人子弟。”


8.png


《较量》的争论甚为激烈,我深知其珍贵的价值,随后做了三件事情。一是主编了近40万字的《较量备忘录》,将具有代表性的百余篇文章汇集起来,包括批判我的文章。该书于1995年5月由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发行,时任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王照华作序。二是出版报告文学集《夏令营中的较量》,其中《微笑的挑战者》《夏令营中的较量》《千年警世钟》三篇,分别记述了1991年、1992年、2000年三次中日夏令营的情况。该书于2013年8月由新世纪出版社再版发行。三是与日本青少年研究所研究员胡霞合作,进行中日儿童教育比较研究,出版《“夏令营中的较量”的背后》一书。该书于2016年6月由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再版发行。

《夏令营中的较量》发表25年后的感言

25年来,我常常在感动中,因为有太多的人因为《较量》改变了自己的生活,或者改变了教育。


2.jpg


当然,《较量》也改变了我自己。写《较量》之前,我以文学创作为主要目标;写《较量》后,我以教育研究为主要目标,即使进行文学创作也是写教育文学。作为一名中国的研究者和作家,我为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而自豪,为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而欣慰,但我并不认为中国已经全面超过了日本,也不认为中国青少年的素养已经全面超过日本青少年,深化教育体制改革任重道远。我期盼中国能够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,并且化为中国的优势,那将有助于实现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强国。

25年过去,我最深的感慨是:教育是爱的事业,可爱心既能造就未来,也能葬送未来,因为两种爱心,两种命运。


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联系电话| 028-66205757

官方网站| http://www.chinatfs.com

微信关注@青娃研学 了解更多详情

服务号二维码.jpg